春秋一统秦两汉

博爱精神

父亲节的礼物 牌银微ec

         电影人设。觉得自己就像一条咸鱼,一篇短文纠结了好几天,没想到第一次写文居然给了gamquick。看到我快银无论在电影还是去漫画中都一直被虐,我真是心痛( •̥́ ˍ •̀ू ),有谁能告诉我全新x因子是什么时候更新吗?我感觉已经断粮好久的样子。这只是一口白砂糖,ooc全是我的错,我觉得可以愉悦的当做一个有能力au哈哈哈哈,欢迎提意见。



          Peter一言不发的坐在那张椅子上将近一个小时了,这可真不容易,每个人都看出了他的心不在焉,他不停的用汤匙搅拌着桌上早已冷掉的咖啡。
        “cher.”桌子对面的男人轻轻叫到。
         Peter抬头看了一眼,然后继续低头搅拌起手中的汤匙,糖块上下浮动着。
        “嘿,男孩,你的咖啡已经冷掉了,也许我们应该离开了。嘿!你想去赌场吗?我想今天可以让你试试手气。”他当然看得出男人在迎合他让他开心,可是他现在的心情实在是糟糕,一团乱麻似得纠结着他。于是他继续搅拌着手中铁质的汤匙,感受着冰冷铁片的温度,这冰冰凉凉的感觉让他回忆起不久前在五角大楼里,他拖着那个人的脖子跑了很远,从他手上传来的温度不比这暖很多,他觉得他应该是想笑的,那个人难受到头晕,可现在他完全笑不出来,想到这里,他更加泄气了,长叹了一声瘫坐在椅子上,手中的汤匙随着手腕移动,撞上了同样金属制的椅子腿上,发出了清脆的“叮”声。
        一个不是那么好的消息,后天是父亲节,但是Peter毫无准备,一个缺席了快二十年的儿子应该给自己的父亲准备一份什么样的礼物呢?一个打火机?一张磁带?或者两个健脑球?事实上他毫无头绪,甚至直到今天早晨听到学院里其他小孩谈论起他们的父亲节礼物时,他才突然拍了拍自己的脑门,“哦!原来是父亲节。”所以原谅他吧,他对父亲这个角色视真的不了解,孩子们会和爸爸玩游戏吗?他会说故事吗?会在睡前准备一杯热牛奶吗?
         “你在想父亲节的礼物吗?”remy用他低沉的嗓音轻轻问道。
         Peter有些惊讶对面的人竟然一下就猜到了他心中所想,不过对方却没有解释,继续问道“需要我和你一起去买礼物吗?还是说你想亲手做一份?”现在他不知道该怎么回话了,他应该对自己的男友说其实我根本就不了解我爸爸,而我现在也在瞎操心,因为他更本就不在乎我会不会送礼物吗?这看起来一点都不酷,他看到邻居家的小屁孩在父亲节和爸爸一起做狗屋,他们还在院子里挖了一个游泳池打水仗(好邻居Peter往里面丢了几只蟑螂),可是他甚至还没有和Eric坐在一起看最无聊的晚间肥皂剧,或是享受球场上惬意的亲子时光。何况Eric不看肥皂剧,他还有教授,还有他下不完的棋,犁不完的地,就算没有了金门大桥,也会更多的银门大桥铁门大桥等待着他。Peter maximoff?那是谁,只是一个没见过几面的小鬼,然后突然就告诉他,嘿!我是你的儿子。当然,他还是一个懦夫,再说完那句话以后就开始躲着他。
         “ cher?”remy伸出手在Peter面前晃了晃,他发现自己的小男友又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了。“如果你有什么疑问或是顾虑,可以问我。”他已经猜想到了Peter的烦恼,他斟酌着自己的用词以免伤害到他的男孩那颗敏感的心。
        “后天就是父亲节了呢。我该送一份什么样的礼物呢?”感谢上帝是女孩Peter总是十分坦诚,轻易对自己认识没多久的男友说出了自己的苦恼。他终于放下了那把汤匙,往咖啡里又加了几块方糖。
        remy有些想笑,他伸手揉了揉对方银色的脑袋,换来一个不明显地白眼,“Peter,你要明白,没有孩子会为父亲节礼物伤破脑子的,因为他们都知道,无论他们的礼物多不尽如人意,爸爸都会欣然接收的。”
        “可是我和Eric不一样,我们……”
        “他也是一位父亲,不是吗?”
        Peter看起来有一些窘迫,他往杯子里加了几块方糖,继续搅拌起来。“你知道的,我们才认识不久,只见过几面,我们不过也只是陌生人而已。”
        “时间并不能决定一切Peter,在我们相恋的第一天里我就和现在一样爱你了,就算你做了一个糖分爆炸的蛋糕给我,我也会觉得很幸福。你们有一样的立场,同样的目标,有好几次你们在战场上一起并肩作战,我想那是什么也比不上的。况且,有什么比一个五角大楼的逃犯老爸更酷呢?”
        “也许?但我想我们之间真的缺少交流,知道他是我爸爸后,我甚至紧张到说不出话。我只是希望他能对我说点什么,什么都好,只要让我知道他在关心我。但他或许从没有将我放在心上。”他又往杯子里加了一些方糖。
        “ cher,” remy温柔的轻唤,拉住了Peter搅拌咖啡的手,“对于一些人来说爱是一种秘而不宣的东西,也许他从没说过你有多重要,但是他做的每一件事都代表了他的爱。”
        Peter想到了Eric做的早餐(当他在自己的课桌上发现饭盒是还以为是暗恋自己的小姑娘,暗自高兴了好久),每次见面时的欲言又止,在上完课后总是向他详细讲解所学内容(虽然每次都惹得想快些回家的他焦躁不安)……好吧,这些确实跟对其他人时有一些不一样。可同样的,他似乎也从来没有对remy表达过明确的爱意,每次对方示好时也只是含糊的说我也是。确实,爱是一种很难说出口的东西呢,就算是对着朝夕相处的妈妈姐姐和妹妹也无法坦然的说出我爱你,或许恰恰相反,正是因为太过了解对方,太在意对方的反应反而更让顺理成章的爱难以说出口。
        “remy,我,我我爱……我”他憋红了脸说着在心中说过无数次的话,但最后还是失败了。感到深深的挫败后Peter又一次瘫坐在椅子上 ,他楞楞的注视着天花板一言不发,在漫长的五秒沉默后——对于速跑者就像一天一样漫长,remy放开了握住他的手站起了身。remy一定很失望吧,他心里想着,Peter难过的闭上了眼,现在他一定会离开了,离开这个悲哀的胆小鬼。他又搞砸了一件事,从他学会走路起,他就总是在闯祸,妈妈总是要帮他解决一件又一件的麻烦,他知道她爱她,所以她会不厌其烦的和警察和邻居一次又一次的道歉,所以她把她藏在不见天日的地下室,所以在他一次又一次的获得自由后他还是会回到自己狭小的领地,因为他也爱她,就如同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爱着remy一样。可是妈妈和他都没有说出过“爱”这个字,他们真的是一家人,包括Eric在内的所有人都在封闭自我。变得孤独或许是保护自己的最好办法。
        Peter突然感觉到眼睛被什么温暖的东西触碰着,睁开双眼时看到了remy的脸,他在自己脸上又断断续续落下几个吻。
        remy站在Peter的椅子后,伸手环住他的脖子,低下头靠近银发下的耳朵低声说道:“那句话是‘我爱你’对吧,就像我说过无数次的那样,我也爱你。”他的鼻息吹散在Peter的耳朵上,逗得男孩咯咯的笑了起来。
         “好了,我亲爱的男孩,我们该走了。”看见那熟悉的笑容又回到Peter脸上,remy也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他回到座位上带上了他的黑色礼帽。
          “你说错了一点。”Peter有些狡猾的看着他,“我有一个牌技高超逢赌必赢的赌神男友,他还是一个风度翩翩性感迷人的小偷先生,这可比有一个收废铁的老爸酷多了。”他调皮的向remy一笑,“而且,我不会做蛋糕,作为补偿,这杯咖啡就请你也幸福的喝完吧,dear Mr Lebeau。”
        remy想收回他说过的话,棕色液面上还浮有一些溶解不掉的糖块。这咖啡,甜的掉渣。              (๑ १д१)

           Peter横躺在Remy公寓的沙发上,三只猫蜷缩在他的身边享受着身边人的抚摸。初夏的气温温暖而不炎热,三只小猫都已经睡着了,“Remy。”沙发上的男孩发出软软糯糯小猫似得声音,被叫到名字的人从冰箱里拿出一盒冰淇淋向客厅走来。
        “我知道了,明天我会安分守己,乖乖上课,不给爸爸惹麻烦。这样他就有更多时间做他想做的事情——和教授下一整天的棋,怎么样?”Peter坐起来,拿过男友手中的冰淇淋,用肉眼不能看清的速度解决后又将盒子原封不动的放回那只还没来得及收回的手里。remy认命的拿着盒子走到垃圾桶旁,回头看了看舒服坐在沙发上的Peter,想象了那个人认真上课的样子,乖乖仔Peter还是很可爱的,只是怎么想都觉得有些奇怪。Peter的眼珠转来转去不知道又在打什么鬼主意,又对着自己不怀好意的笑了笑。只要想想就知道他肯定不会安分的。“当然可以,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只要在我的能力范围之内,牌皇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突然感到自己任重而道远。他坐在Peter身边,伸手揉了揉躺到时弄乱的银发,小家伙不满的瘪瘪嘴,却没有躲开,拿起茶几上的零食吃了起来。
       
        Eric感觉有些奇怪,自己平时从不认真上课的儿子居然在乖乖听课(虽然只是呆呆的坐着放空大脑而已),吓得他赶紧调动了能力看看南北磁极有没有颠倒,不过转眼间,他突然意识到今天是父亲节,Eric有点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种场景,他有些感动,但更多的是不知所措。试着努力将注意力集中在课堂上,可听话的Peter却比那个调皮捣蛋的他更加引人注目了。以为熬到下课就可以结束这种煎熬的万磁王没有想到,平时下课后第一个冲出教室的Peter竟然一直等到他开始擦黑板还没走,他甚至能感受到Peter手里的铁制棋盘随着男孩的移动上下起伏。Eric如此希望自己才是能高速移动的那一个。
        “爸爸,你一定得告诉我你喜欢我的礼物吗。”
        当真正听见男孩的话在背后想起时,他又不觉得紧张了,那声音就像细小的河流静静在他脑内流淌。这个几十年来平凡无奇的一天终于开始变得有意义起来。转过身来看到自己的儿子,从他蜜糖色的眼睛中看到了他自己,也看到了新的人生。他的儿子,新一代的变种人,新的希望,现在他们活在一个更好的世界。他想这就是最好的父亲节礼物了。
        “当然Peter,我很感谢你能认真听课。但其实你不用勉强自己,你只要像平时一样就好了,那个……咳,活泼好动的你,这幅西洋棋……咳很好,我很喜欢。”然而咳嗽并不能掩饰他的不自然。“但你也要认真学习才行,我会在期末给你进行测验的。”( ̄ー ̄)
        “我确实还是那个我,测验的事情以后再说,你回家后一定要告诉我你喜欢我的礼物吗?”Peter在留下一句意味不明的话后讲礼物放在讲台上就一阵风似得跑走了。当Eric胆战心惊的回到家打开电灯时,他发现自己调皮的儿子果然还是本性难改。
        “hey,Eric。”└( ̄^ ̄ )┐
        发现一只泡面头小教授,你是选择上呢,还是上呢,还是上呢?老万看了看手中的棋盘。额(⊙o⊙)…
        …………
        “我们来下一局吧。这次我不会再让你了。”
        “正有此意。”
         …………
        

        “wooo~,remy你真的把教授绑成礼物送到了我爸爸家吗?”Peter坐在沙发上吃着零食听男友汇报工作。
        “是啊。”牌皇笑的有些勉强,“所以你们有在脑内互怼吗?”Peter看起来有些兴奋。“是啊。”remy觉得这个笑容几乎耗尽了他全部的精力。事实上就算他能抵御教授的心灵能力,也只能让双方两败俱伤,而教授受伤了万磁王就会不高兴,万磁王不高兴了他的男孩也会不高兴,金门大桥又在向他招手了。所以综合考虑下来,他和教授进行了一场亲切友好会谈。嗯,世上在没有比这个蓝眼睛的小个子男人更通情达理的家长了,他希望能帮万银从建父子关系,也深切觉得他和万磁王之间应该好好谈谈,交易就这样愉快的达成了。当然,他坚决的拒绝了Peter猫耳装扮的提议。
        “我帮教授带上了猫耳,然后把他推到了万磁王家里。”remy开始胡说八道。
        “就那么简单?”
        “就那么简单。”remy发现他说起这些假话来已经可以从善如流了,没办法,Peter兴奋激动的眼神让他说不出真相。交易当然要你来我往了。
         “我想你也知道Peter平时在学校的表现吧。他有些过于活跃,我希望你能在课下辅导辅导他,而且泽维尔不是一个安定的地方,老师们总有自己的任务,有时大家会忙不过来,我想……”“当然可以,我很乐意来帮忙。”教授果然通情达理,你看,他还明白要用Peter来绑定他。可是自己只能微笑着答应。然后那位可敬的校长带着胜利的微笑推着轮椅很愉悦的独自上路了,他甚至等不及到晚上。
        “我想他们会有一个愉快的夜晚。丰富的夜生活啊!”Peter在脑内脑补了一下猫耳的教授。开始不怀好意的笑起来,伸手开了一袋牛奶饼干。自从他门前交往后remy的公寓里就堆满了各种零食,冰箱里各种口味不同品牌的冰淇淋,桌子柜子里的各式零食,当然不能忘了twinkies,值得庆幸的是remy的赌资足够他用不同的高级甜点塞满整个公寓了。他不自觉的想到remy前天说的话“ 也许他从没说过你有多重要,但是他做的每一件事都代表了他的爱。 ”  remy为他做出的改变就在这些散落个出的小东西上,只为Peter准备的食物从不间断。虽然他的男友从不吝啬他的甜言蜜语,但没有什么比食物更能打动人了。
        “remy我尊似爱死了。”Peter嚼着零食的嘴发出一串勉强可以分辨的单词 。那就给他一点奖励好了。
         “嗯嗯,是啊,什——什么?”remy怀疑自己可能听错了。但沙发上的男孩只是瞄了他一眼,继续自己嘴上的工作。
         “我说,我爱死你…………的零食了。”当然,想要伟大的超级英雄快银表白他还差得远呢。
        做过山车可能就像这样吧,人生总有大起大落。remy如此安慰着自己,还要努力保持微笑。 他在Peter身旁坐下,想要从未成年手中拿回自己的珍藏的红酒,但却被躲开了,对方迅速打开瓶盖朝嘴里灌了一口,他还没来得及阻止,就已经尝到了红酒那醇香的……额奶味。Peter跨坐在他身上,双手环住他的脖子,柔软的嘴唇和他的紧紧贴在一起,红酒从他口中源源不断的流出。
        “顺便说一句,你的红酒我也是很爱的。”Peter用蜜糖一样的眼睛注视着眼前的人。
        “你是不是忘了说什么?”remy在男孩腰上轻轻掐了一下,对方舔舔嘴唇对他眨眨眼,“我以为我已经说过了。”随后拿起红酒瓶又灌下一些酒,但这次他的酒瓶被轻易的夺走。
       “我觉得好孩子是不应该喝酒的,当然,就像说过无数次的,我也爱你。”remy又一次吻上Peter,不同于Peter的小心试探,他用舌头抵开对方轻闭的牙齿,扫过温暖的口腔。嗯,一个法式热吻总是伴随着液体交换的,红酒最终还是回到他的胃里。
        “也许我们也应该开始一段美妙的夜生活。”Peter脸红红的,说话的热气喷洒在男友耳边,对方对他青涩的勾引很是受用,紧靠在一起的身体让他清楚感知到对方身体的变化。
        “虽然我很想在沙发上就办了你,但猥亵未成年人可是一项不小的罪名呢。”remy把身上的男孩放回到沙发上向浴室走去。隔音效果不好的房间传出阵阵水声。
        “remy lebeau,你一定是阳痿吧!”当明白对方想做什么后Peter气愤的骂了出来。
         “我行不行再过不久你就可以亲自验证了。”隔着墙壁传来牌皇模糊的声音。“fuck you!”                                       
        “到时候这句话也会原封不动的还给你。”
        “我最最讨厌的人就是你了。”
        “我知道你想说的是喜欢,所以,我也是。”
        “呸ヾ(。`Д´。)ノ彡”
       
        
          “已经六点了,三局一胜,看了你的棋艺进步了。”
          “我们很久没有这样心平气和的谈过了”
          “是呀”
          “哈哈哈哈”
          ( ̄▽ ̄)~■□~( ̄▽ ̄)
         一夜的促膝相交,把酒言欢,成年人的夜生活就是如此丰富多彩。
       
         “我帮Peter找到了一个家庭教师”
         “……”→_→“抱歉,你说什么?”
         “免费的。”
         “你总是能明白我在想什么。”╮(‵▽′)╭
         “我说过,我知道你的一切。”( ̄︶ ̄)
         “那现在呢,我在想什么?”
         “吻我。”(๑`^´๑)
         “也许你一直都是对的,所有事。”(* ̄з ̄)(*¯︶¯*)
         “当然。”
        
          the end